学校主页
首页 > 校园要闻

【媒体报道集锦】华理学子用专业技术助力海洋强国战略受关注

  稿件来源: 党委宣传部  |   作者:媒体集锦  |  摄影:受访者供图  |  编辑:亦枫  |  访问量:9475

    过去的一年,我校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5名研究生组成的“深耕蓝色海疆 助力美丽中国”社会实践团队,利用假期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中国科学报》《中国化工报》《上海科技报》、文汇APP、中国新闻网、东方网、周到上海、上海教育新闻网、“青春上海”APP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中国科学报》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实践团队助力海洋强国战略纪实

团队在南海崖13-1 气田平台的合影

    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利用节假日赴南海与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社会实践活动,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本报通讯员 张婷

    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教授杨强手下有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他们分别是博士研究生刘懿谦、卢浩,三名硕士研究生孙盖南、代品一和李裕东。

    在过去的一年中,这五名队员跟随导师杨强形成调研报告、项目建议书10余份,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余份,发表SCI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小时……他们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以自主研发CFC(组合纤维聚结,Combined Fiber Coalescence)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了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技术支撑

    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分公司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若平台的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除了油水乳化严重外,崖13-1气田生产水还面临矿化度高的强腐蚀、冲击载荷高、含微量杂质物等一系列难题。

    了解此事后,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带领卢浩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再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经过一番攻坚克难后,他们找到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解释说。

    使用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很快,CFC技术在东方1-1气田、南海奋进号、西江23-1油田等近10个油气田平台进行了工业化侧线试验,并在秦皇岛32-6、曹妃甸11-2等油田平台获得工业化应用。

    青春向海

    企业生产的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团队的技术支撑也要随之不断更新进步。利用假期调研、采样、实验、回访等,成了团队的常态。

    在刚刚过去的暑假,实践团就以“深耕蓝色海疆,建设海洋强国”为主题,奔赴各大油气田生产平台开展科技服务社会实践活动:7月29日~31日,刘懿谦、李裕东与杨强赴三亚南山终端调研;8月1日~8日,卢浩、刘懿谦又赴渤海秦皇岛32-6油田技术调研;8月9日~28日,代品一赴渤海锦州25-1 平台进行工业装置技术服务……

    与其他社会实践乘坐客机或火车、汽车等常见交通工具不同,实践团队成员乘坐的交通工具往往是直升机或倒班拖轮。刘懿谦至今记得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的情景,而令他印象深刻的,则是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我们和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往返于拖轮与各平台之间。乘坐时,我们要先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刘懿谦说,有时,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时会升至40米的高度。“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海上平台做技术服务,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这些尚在象牙塔的“90后”学子,要与中海油工作人员一起同吃、同住。平台远离陆地,网络信号不佳,所以工作之余,他们很少拿起手机,看书、健身、观赏日出日落成了最佳娱乐项目。

    刘懿谦还记得去年的中秋节是在曹妃甸WHPA 平台度过的。当时,正处于对设备进行调试服务的过程中,因为要进行数据记录、水质化验、综合调试等大量工作,他经常工作到夜间。中秋节晚上8点左右,刘懿谦完成了当天的工作,在返回生活区的路上,无意间看到了几十公里外津唐港的灯火,月色映衬下,海面愈发平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片静谧的蓝,他赶紧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海洋视角下的祖国美景。

    代品一则喜欢和平台的工作人员聊天。“虽然每次上平台工作都要离开家人一个月,但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非常认真、负责,毫无怨言,把自己的每一滴汗水都流进祖国的大海。对我而言,能够亲身跨越大海,来到石油平台,走进海油人员的工作环境,体会海上平台的工作,是非常宝贵的经历。”

    苦中有乐

    每一次社会实践都是一场历练。虽然在海上平台的日子苦,但看到团队的成果守护着蓝色海疆的生态环境,这些“苦”又成了“乐”。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自2018年9月使用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的话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思考和整体规划,才能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我们通过对典型油气田平台的流程摸排、取样化验等工作,初步建立了从南海西部到南海东部再到渤海海域典型油气田平台的全流程水质地图。”据刘懿谦介绍,水质地图将水质类似、流程相近的油气田平台进行归纳整理,水质流程数据基本一致的平台可采用同种、同类型的设备进行生产水的处理,协助设备选型,对后期进一步推进华东理工大学海洋油气开采过程相关技术落地起到帮助作用,所得水质数据将作为后期新技术开发的技术储备。

    “水质地图可以助力海油平台缩短工艺流程、降低操作维护成本。”刘懿谦说,目前,水质地图仍需要通过大量的化验、分析等进行完善,实践团队将对尚未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平台水质依次进行补充,争取在三到五年内调研、统计、绘制、分析完成我国渤海、南海东部、南海西部等重点海域内各大油田、气田、油气田流程、水质的统计。

    随着油田、气田开采深度的进一步增加,所带来的生产水处理难题也日益严峻。今年,崖13-1气田平台拟通过三次降压生产保证气田产能,但这必将使生产水进一步乳化,增加油水分离的难度。上半年,实践团队针对平台三次降压生产进行了系列调研、试验,通过对原设备内构件模块的更换,达到在不更换设备主体的前提下实现对三次降压生产水的达标处理。目前,团队已完成针对三次降压生产水处理二代技术的研发,平台技术设备相关升级的工作也即将展开。

    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社会实践永远在路上,没有休止符。与此相应,青春的故事在接力。作为刚刚入学的研究生新生,李裕东在暑假期间提前参加了三亚南山终端调研服务活动。他表示:“虽然未能到海上平台,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实际的油气生产处理设备,整个基地‘绿色生产、安全生产’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为一名‘新兵’,我与海洋的故事值得期待!”

    《中国科学报》(2019-09-25 第8版 校园)

    原文来源: 中国科学报  |  发表时间:2019-09-25  |  作者:张婷

    原文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9/9/349865.s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文汇APP】点赞中国青年!这群小伙放弃假期休息时间,跑到海上自讨苦吃,只为解决海上油田的环保难题

    形成调研报告、项目建议书10 余份,形成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 余份,发表SCI 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 小时……在过去的一年中,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在导师杨强的带领下,利用中秋、国庆、寒暑假等节假日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社会实践活动,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以自主研发CFC(Combined Fiber Coalescence)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刘懿谦、卢浩、孙盖南、代品一、李裕东,这个由2名博士研究生、3名硕士研究生组成的实践团队,以满满的青春正能量深耕在蓝色海疆,书写着属于他们的海洋青春故事。

    技术支撑,为海洋强国增添蔚蓝力量

    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平台当时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海上油气田井下采出物为高温高压的油、水、气三相混合物,在开采过程中压力降低,采出液在管道内流速加快,油水两相剪切破碎,形成高乳化态油水气混合物,采出物在平台经换热冷凝相变进一步加剧了油水乳化程度。油水两相分离不彻底时,会造成生产水油含量严重超标,持续排放或回注会对海洋生态及地层地质环境产生难以逆转的恶劣影响。

    崖13-1气田面临的正是此项难题。除了油水乳化严重外,崖13-1气田生产水还面临矿化度高的强腐蚀、冲击载荷高、含微量杂质物等问题,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

    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教授主动与企业对接,卢浩跟随导师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一系列的攻坚克难后,最终形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说。

▲崖城水样

    使用华理自主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 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卢浩为产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足迹,也从南海领域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领域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青春向海,探秘海油人、海油事、海油景

    企业生产的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团队的技术支撑也要随之不断更新进步。利用假期调研、采样、实验、回访……成了团队的常态。

    刚刚过去的2019年暑假,实践团就以“深耕蓝色海疆,建设海洋强国”为主题,奔赴各大油气田生产平台开展科技服务社会实践活动:7月29日-31日,刘懿谦、李裕东在导师带领下赴三亚南山终端调研;8月1日-8日,卢浩、刘懿谦赴渤海秦皇岛32-6油田技术调研;8月9日-28日,代品一赴渤海锦州25-1 平台进行工业装置技术服务……

▲实践团赴海上平台开展实地调研、技术服务工作

    与其他社会实践不同的是,实践团队成员对海上平台工作最早的认识源于特殊的交通方式——直升机或倒班拖轮。刘懿谦至今记得自己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时的新奇,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却是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我们跟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实现从拖轮到各平台的登、离。我们必须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像登上CEPI 平台,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吊装高度约40米。”刘懿谦告诉记者,“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乘坐吊笼

    在海上平台做技术服务,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这些尚在象牙塔的“90后”学子,要与中海油工作人员一起同吃、同住。平台远离陆地,网络信号不好或者没有信号,工作之余,看书、健身、观赏日出日落都成了他们的娱乐项目。

    2018年的中秋假期,刘懿谦是在曹妃甸WHPA 平台度过的。当时,正处于对设备进行调试服务过程中,因为要进行数据记录、水质化验、综合调试等大量工作,他经常工作到夜间。中秋节晚上8点左右,刘懿谦完成了当天的工作,在返回生活区的路上,无意间看到了几十公里外津唐港的灯火,月色映衬下,海面愈发平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片静谧的蓝,他赶紧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海洋视角下的祖国美景。

    代品一则和喜欢平台的工作人员聊天。“虽然每次上平台工作都要离开家人一个月,但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非常认真、负责,毫无怨言,把自己的每一滴汗水都流进祖国的大海。对我而言,能够到亲身跨越大海,来到石油平台,走进海油人员的工作环境,体会海上平台的工作是难能宝贵的经历。”

    苦中有乐,做海洋生态的守卫者

    每一次社会实践,都是一场历练。虽然在海上平台的日子苦,但看到团队的成果守护着蓝色海疆的生态环境,这些“苦”又成了“乐”。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自2018年9月使用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曹妃甸水样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的话,朴实中却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做总体“设计师”,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我们通过对典型油气田平台的流程摸排、取样化验等工作,初步建立了从南海西部到南海东部再到渤海海域典型油气田平台的全流程水质地图。”据刘懿谦介绍,水质地图将水质类似、流程相近的油气田平台进行归纳整理,水质流程数据基本一致的平台可采用同种、同类型的设备进行生产水的处理,协助设备选型,对后期进一步推进华东理工大学海洋油气开采过程相关技术落地起到帮助作用,所得水质数据将作为后期新技术开发的技术储备。

    “水质地图可以助力海油平台缩短工艺流程、降低操作维护成本。”刘懿谦说,目前,水质地图仍需要大量的化验、分析等工作进行完善,实践团队将陆续对尚未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平台水质依次进行补充,争取在3-5 年内调研、统计、绘制、分析完成我国渤海、南海东部、南海西部等重点海域内各大油田、气田、油气田流程、水质的统计。

    随着油田、气田开采深度的进一步增加,所带来的生产水处理难题也日益严峻。今年,崖13-1气田平台拟通过三次降压生产保证气田产能,但三次降压,必将使生产水进一步乳化,增加油水分离的难度。上半年,实践团队针对平台三次降压生产进行了系列调研、试验,通过对原设备内构件模块的更换,达到在不更换设备主体的前提下实现对三次降压生产水的达标处理。目前,团队已完成针对三次降压生产水处理二代技术的研发,平台技术设备进行相关升级的工作也即将开展。

▲团队赴海南三亚崖城作业公司南山基地开展项目交流学习和调研

    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社会实践永远在路上,没有休止符。与此相应地,青春的故事在接力。作为刚刚入学的研究生新生,李裕东在暑假期间提前参加了三亚南山终端调研服务活动。他表示:“虽然未能到海上平台,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实际的油气生产处理设备,整个生产基地‘绿色生产,安全生产’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为一名‘新兵’,我与海洋的故事值得期待!”

    原文来源: 文汇APP  |  发表时间:2019-09-13  |  作者:张婷

    原文链接:http://wenhui.whb.cn/zhuzhan/xue/20190913/289188.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中国化工报》为海上油气田平台保驾护航

记华东理工大学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

    编制调研报告、项目建议书10余份,形成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余份,发表SCI 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小时……在过去的一年,华东理工大学“深耕蓝色海疆、助力美丽中国”社会实践团队,携自主研发的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赴南海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帮助解决生产水处理难题,为海上油气田平台保驾护航。

    技术初登场

    生产水变成“矿泉水”

    团队成员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中海油湛江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平台的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海上油气田井下采出物为高温高压的油、水、气三相混合物,在开采过程中压力降低,采出液在管道内流速加快,油水两相剪切破碎,形成高乳化态油水气混合物,采出物在平台经换热冷凝相变进一步加剧了油水乳化程度。油水两相分离不彻底会造成生产水油含量严重超标,持续排放或回注会对海洋生态及地层地质环境产生难以逆转的恶劣影响。

    崖13-1气田面临的正是此项难题。除了油水乳化严重外,崖13-1气田生产水还面临矿化度高的强腐蚀、冲击载荷高、含微量杂质物等问题,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

    团队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团队成员杨强说。使用华理自主CFC油水分离技术后,不但解决了崖13-1气田平台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推广产业应用

    延伸至10余个油田平台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团队的技术服务足迹从南海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

    自2018年9月使用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的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做总体“设计师”

    开展平台技术升级工作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的话道出了大家的心声。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做总体“设计师”,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我们通过对典型油气田平台的流程摸排、取样化验等工作,初步建立了从南海西部到南海东部再到渤海海域典型油气田平台的全流程水质地图。”据团队成员刘懿谦介绍,所得水质数据将作为后期新技术开发的技术储备。

    “水质地图可以助力海油平台缩短工艺流程、降低操作维护成本。”刘懿谦说,水质地图仍有大量的化验、分析等工作需要完善,实践团队将陆续对尚未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平台水质依次进行补充,争取在3~5年内调研、统计、绘制、分析完成我国渤海、南海东部、南海西部等重点海域内各大油田、气田、油气田的流程、水质的统计。

    随着油田、气田开采深度的进一步增加,所带来的生产水处理难题也日益严峻。今年,崖13-1气田平台拟通过3次降压生产保证气田产能,但3次降压,必将使生产水进一步乳化,增加油水分离的难度。上半年,实践团队针对平台3次降压生产进行了系列调研、试验,通过对原设备内构件模块的更换,达到在不更换设备主体的前提下实现对三次降压生产水的达标处理。目前,团队已完成针对3次降压生产水处理二代技术的研发,平台技术设备进行相关升级的工作也即将开展。

    原文来源: 中国化工报  |  发表时间:2019-09-17  |  作者:中国化工报

    原文链接:http://www.ccin.com.cn/detail/258891e14de29995e6acb30dc1c26e51/news

 

《上海科技报》一群“自找苦吃”年轻人的“海洋情缘”

——华理社会实践团队用专业技术助力海洋强国战略

    形成调研报告、项目建议书10余份,形成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余份,发表SCI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小时……在过去的一年中,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在导师杨强的带领下,利用节假日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社会实践活动,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以自主研发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技术支撑,为海洋强国增添蔚蓝力量

    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平台当时进口的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海上油气田井下采出物为高温高压的油、水、气三相混合物,在开采过程中压力降低,采出液在管道内流速加快,油水两相剪切破碎,形成高乳化态油水气混合物,采出物在平台经换热冷凝相变进一步加剧了油水乳化程度。油水两相分离不彻底时,会造成生产水油含量严重超标,持续排放或回注会对海洋生态及地层地质环境产生难以逆转的恶劣影响。

    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教授主动与企业对接,卢浩跟随导师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最终形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说。

    使用华理自主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卢浩为产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足迹,也从南海领域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领域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青春向海,探索海油人事景

    刚刚过去的暑假,实践团就以“深耕蓝色海疆,建设海洋强国”为主题,奔赴各大油气田生产平台开展科技服务社会实践活动。与其他社会实践不同的是,实践团队成员对海上平台工作最早的认识源于特殊的交通方式——直升机或倒班拖轮。刘懿谦至今记得自己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时的新奇,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却是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我们跟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实现从拖轮到各平台的登、离。我们必须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比如登上CEPI平台,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吊装高度约40米。”刘懿谦告诉记者,“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苦中有乐,做海洋生态的守卫者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自2018年9月使用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做总体“设计师”,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我们通过对典型油气田平台的流程摸排、取样化验等工作,初步建立了从南海西部到南海东部再到渤海海域典型油气田平台的全流程水质地图。”据刘懿谦介绍,水质地图将水质类似、流程相近的油气田平台进行归纳整理,水质流程数据基本一致的平台可采用同种、同类型的设备进行生产水的处理,协助设备选型,对后期进一步推进华东理工大学海洋油气开采过程相关技术落地起到帮助作用,同时所得水质数据将作为后期新技术开发的技术储备。

    原文来源: 上海科技报  |  发表时间:2019-09-17  |  作者:陶婷婷 张婷

    原文链接:http://www.duob.cn/cont/862/212325.html

 

【中国新闻网】华理社会实践团队用专业技术助力海洋强国战略

    中新网上海新闻9月11日电 (张婷)形成调研报告、项目建议书10余份,形成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余份,发表SCI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小时……在过去的一年中,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在导师杨强的带领下,利用中秋、国庆、寒暑假等节假日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社会实践活动,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以自主研发CFC(CombinedFiberCoalescence)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刘懿谦、卢浩、孙盖南、代品一、李裕东,这个由2名博士研究生、3名硕士研究生组成的实践团队,以满满的青春正能量深耕在蓝色海疆,书写着属于他们的海洋青春故事。

    技术支撑,为海洋强国增添蔚蓝力量

    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平台当时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海上油气田井下采出物为高温高压的油、水、气三相混合物,在开采过程中压力降低,采出液在管道内流速加快,油水两相剪切破碎,形成高乳化态油水气混合物,采出物在平台经换热冷凝相变进一步加剧了油水乳化程度。油水两相分离不彻底时,会造成生产水油含量严重超标,持续排放或回注会对海洋生态及地层地质环境产生难以逆转的恶劣影响。

    崖13-1气田面临的正是此项难题。除了油水乳化严重外,崖13-1气田生产水还面临矿化度高的强腐蚀、冲击载荷高、含微量杂质物等问题,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

    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教授主动与企业对接,卢浩跟随导师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一系列的攻坚克难后,最终形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说。

    使用华理自主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卢浩为产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足迹,也从南海领域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领域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青春向海,探秘海油人、海油事、海油景

    企业生产的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团队的技术支撑也要随之不断更新进步。利用假期调研、采样、实验、回访……成了团队的常态。

    刚刚过去的2019年暑假,实践团就以“深耕蓝色海疆,建设海洋强国”为主题,奔赴各大油气田生产平台开展科技服务社会实践活动:7月29日-31日,刘懿谦、李裕东在导师带领下赴三亚南山终端调研;8月1日-8日,卢浩、刘懿谦赴渤海秦皇岛32-6油田技术调研;8月9日-28日,代品一赴渤海锦州25-1平台进行工业装置技术服务……

    与其他社会实践不同的是,实践团队成员对海上平台工作最早的认识源于特殊的交通方式——直升机或倒班拖轮。刘懿谦至今记得自己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时的新奇,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却是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我们跟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实现从拖轮到各平台的登、离。我们必须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像登上CEPI平台,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吊装高度约40米。”刘懿谦告诉记者,“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海上平台做技术服务,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这些尚在象牙塔的“90后”学子,要与中海油工作人员一起同吃、同住。平台远离陆地,网络信号不好或者没有信号,工作之余,看书、健身、观赏日出日落都成了他们的娱乐项目。

    2018年的中秋假期,刘懿谦是在曹妃甸WHPA平台度过的。当时,正处于对设备进行调试服务过程中,因为要进行数据记录、水质化验、综合调试等大量工作,他经常工作到夜间。中秋节晚上8点左右,刘懿谦完成了当天的工作,在返回生活区的路上,无意间看到了几十公里外津唐港的灯火,月色映衬下,海面愈发平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片静谧的蓝,他赶紧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海洋视角下的祖国美景。

    代品一则和喜欢平台的工作人员聊天。“虽然每次上平台工作都要离开家人一个月,但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非常认真、负责,毫无怨言,把自己的每一滴汗水都流进祖国的大海。对我而言,能够到亲身跨越大海,来到石油平台,走进海油人员的工作环境,体会海上平台的工作是难能宝贵的经历。”

    苦中有乐,做海洋生态的守卫者

    每一次社会实践,都是一场历练。虽然在海上平台的日子苦,但看到团队的成果守护着蓝色海疆的生态环境,这些“苦”又成了“乐”。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自2018年9月使用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的话,朴实中却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做总体“设计师”,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我们通过对典型油气田平台的流程摸排、取样化验等工作,初步建立了从南海西部到南海东部再到渤海海域典型油气田平台的全流程水质地图。”据刘懿谦介绍,水质地图将水质类似、流程相近的油气田平台进行归纳整理,水质流程数据基本一致的平台可采用同种、同类型的设备进行生产水的处理,协助设备选型,对后期进一步推进华东理工大学海洋油气开采过程相关技术落地起到帮助作用,所得水质数据将作为后期新技术开发的技术储备。

    “水质地图可以助力海油平台缩短工艺流程、降低操作维护成本。”刘懿谦说,目前,水质地图仍需要大量的化验、分析等工作进行完善,实践团队将陆续对尚未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平台水质依次进行补充,争取在3-5年内调研、统计、绘制、分析完成我国渤海、南海东部、南海西部等重点海域内各大油田、气田、油气田流程、水质的统计。

    随着油田、气田开采深度的进一步增加,所带来的生产水处理难题也日益严峻。今年,崖13-1气田平台拟通过三次降压生产保证气田产能,但三次降压,必将使生产水进一步乳化,增加油水分离的难度。上半年,实践团队针对平台三次降压生产进行了系列调研、试验,通过对原设备内构件模块的更换,达到在不更换设备主体的前提下实现对三次降压生产水的达标处理。目前,团队已完成针对三次降压生产水处理二代技术的研发,平台技术设备进行相关升级的工作也即将开展。

    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社会实践永远在路上,没有休止符。与此相应地,青春的故事在接力。作为刚刚入学的研究生新生,李裕东在暑假期间提前参加了三亚南山终端调研服务活动。他表示:“虽然未能到海上平台,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实际的油气生产处理设备,整个生产基地‘绿色生产,安全生产’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为一名‘新兵’,我与海洋的故事值得期待!”(完)

    原文来源: 中新网上海  |  发表时间:2019-09-12  |  作者:张婷

    原文链接:http://www.sh.chinanews.com/kjjy/2019-09-12/62831.s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周到上海】助力海洋强国战略~~这是一群“自找苦吃”年轻人的“海洋情缘”!

    项目建议书10余份,形成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余份,发表SCI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小时,还有长达几十页的调查报告……

    今年,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在导师杨强的带领下,利用中秋、国庆、寒暑假等节假日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社会实践活动,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以自主研发CFC(Combined Fiber Coalescence)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刘懿谦、卢浩、孙盖南、代品一、李裕东,这个由2名博士研究生、3名硕士研究生组成的实践团队,以满满的青春正能量深耕在蓝色海疆,书写着属于他们的海洋青春故事。

    自主研发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平台当时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 崖城水样

    海上油气田井下采出物为高温高压的油、水、气三相混合物,如果油水两相分离不彻底时,会造成生产水油含量严重超标,持续排放或回注会对海洋生态及地层地质环境产生难以逆转的恶劣影响。

    崖13-1气田面临的正是此项难题。除了油水乳化严重外,崖13-1气田生产水还面临矿化度高的强腐蚀、冲击载荷高、含微量杂质物等问题,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

    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教授主动与企业对接,卢浩跟随导师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一系列的攻坚克难后,最终形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说。

    使用华理自主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

    卢浩为产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足迹,也从南海领域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领域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青春向海,探秘海油

    企业生产的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团队的技术支撑也要随之不断更新进步。利用假期调研、采样、实验、回访……成了团队的常态。

    与其他社会实践不同的是,实践团队成员对海上平台工作最早的认识源于特殊的交通方式——直升机或倒班拖轮。

    刘懿谦至今记得自己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时的新奇,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却是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 乘坐吊笼

    “我们跟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实现从拖轮到各平台的登、离。我们必须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像登上CEPI平台,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吊装高度约40米。”

    刘懿谦告诉记者,“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海上平台做技术服务,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这些尚在象牙塔的“90后”学子,要与中海油工作人员一起同吃、同住。平台远离陆地,网络信号不好或者没有信号,工作之余,看书、健身、观赏日出日落都成了他们的娱乐项目。

    苦中有乐,做海洋生态的守卫者

    每一次社会实践,都是一场历练。虽然在海上平台的日子苦,但团队的成果守护着蓝色海疆的生态环境,这些“苦”又成了“乐”。

    ■ 曹妃甸水样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

    自2018年9月使用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的话,朴实中却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原文来源: 周到上海  |  发表时间:2019-09-16  |  作者:张婷 董川峰

    原文链接:http://static.zhoudaosh.com/10D400FB909226C39D20FAAC0D97CB6B14E271302B8D86DDD220A3097748A124

 

【东方网】这群年轻人花4000小时“自找苦吃”,只为心中的“海洋情缘”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通讯员张婷9月12日报道:10余份调研报告和项目建议书,30余份技术方案和调试方案,2篇SCI 论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 小时……在过去的一年中,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有一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在导师杨强的带领下,利用中秋、国庆、寒暑假等节假日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社会实践活动,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以自主研发CFC(Combined Fiber Coalescence)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刘懿谦、卢浩、孙盖南、代品一、李裕东,这个由2名博士研究生、3名硕士研究生组成的实践团队,以满满的青春正能量深耕在蓝色海疆,书写着属于他们的海洋青春故事。

实践团赴海上平台开展实地调研、技术服务工作

    技术支撑,为海洋强国增添蔚蓝力量

    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平台当时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海上油气田井下采出物为高温高压的油、水、气三相混合物,在开采过程中压力降低,采出液在管道内流速加快,油水两相剪切破碎,形成高乳化态油水气混合物,采出物在平台经换热冷凝相变进一步加剧了油水乳化程度。油水两相分离不彻底时,会造成生产水油含量严重超标,持续排放或回注会对海洋生态及地层地质环境产生难以逆转的恶劣影响。

    崖13-1气田面临的正是此项难题。除了油水乳化严重外,崖13-1气田生产水还面临矿化度高的强腐蚀、冲击载荷高、含微量杂质物等问题,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

    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教授主动与企业对接,卢浩跟随导师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一系列的攻坚克难后,最终形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说。

崖城水样

    使用华理自主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 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卢浩为产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足迹,也从南海领域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领域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青春向海,探秘海油人、海油事、海油景

    企业生产的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团队的技术支撑也要随之不断更新进步。利用假期调研、采样、实验、回访……成了团队的常态。

实践团赴海上平台开展实地调研、技术服务工作

    刚刚过去的2019年暑假,实践团就以“深耕蓝色海疆,建设海洋强国”为主题,奔赴各大油气田生产平台开展科技服务社会实践活动:7月29日-31日,刘懿谦、李裕东在导师带领下赴三亚南山终端调研;8月1日-8日,卢浩、刘懿谦赴渤海秦皇岛32-6油田技术调研;8月9日-28日,代品一赴渤海锦州25-1 平台进行工业装置技术服务……

    与其他社会实践不同的是,实践团队成员对海上平台工作最早的认识源于特殊的交通方式——直升机或倒班拖轮。刘懿谦至今记得自己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时的新奇,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却是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乘坐吊笼

    “我们跟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实现从拖轮到各平台的登、离。我们必须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像登上CEPI 平台,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吊装高度约40米。”刘懿谦告诉记者,“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海上平台做技术服务,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这些尚在象牙塔的“90后”学子,要与中海油工作人员一起同吃、同住。平台远离陆地,网络信号不好或者没有信号,工作之余,看书、健身、观赏日出日落都成了他们的娱乐项目。

    2018年的中秋假期,刘懿谦是在曹妃甸WHPA 平台度过的。当时,正处于对设备进行调试服务过程中,因为要进行数据记录、水质化验、综合调试等大量工作,他经常工作到夜间。中秋节晚上8点左右,刘懿谦完成了当天的工作,在返回生活区的路上,无意间看到了几十公里外津唐港的灯火,月色映衬下,海面愈发平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片静谧的蓝,他赶紧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海洋视角下的祖国美景。

    代品一则和喜欢平台的工作人员聊天。“虽然每次上平台工作都要离开家人一个月,但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非常认真、负责,毫无怨言,把自己的每一滴汗水都流进祖国的大海。对我而言,能够到亲身跨越大海,来到石油平台,走进海油人员的工作环境,体会海上平台的工作是难能宝贵的经历。”

    苦中有乐,做海洋生态的守卫者

    每一次社会实践,都是一场历练。虽然在海上平台的日子苦,但看到团队的成果守护着蓝色海疆的生态环境,这些“苦”又成了“乐”。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自2018年9月使用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曹妃甸水样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的话,朴实中却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做总体“设计师”,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我们通过对典型油气田平台的流程摸排、取样化验等工作,初步建立了从南海西部到南海东部再到渤海海域典型油气田平台的全流程水质地图。”据刘懿谦介绍,水质地图将水质类似、流程相近的油气田平台进行归纳整理,水质流程数据基本一致的平台可采用同种、同类型的设备进行生产水的处理,协助设备选型,对后期进一步推进华东理工大学海洋油气开采过程相关技术落地起到帮助作用,所得水质数据将作为后期新技术开发的技术储备。

    “水质地图可以助力海油平台缩短工艺流程、降低操作维护成本。”刘懿谦说,目前,水质地图仍需要大量的化验、分析等工作进行完善,实践团队将陆续对尚未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平台水质依次进行补充,争取在3-5 年内调研、统计、绘制、分析完成我国渤海、南海东部、南海西部等重点海域内各大油田、气田、油气田流程、水质的统计。

    随着油田、气田开采深度的进一步增加,所带来的生产水处理难题也日益严峻。今年,崖13-1气田平台拟通过三次降压生产保证气田产能,但三次降压,必将使生产水进一步乳化,增加油水分离的难度。上半年,实践团队针对平台三次降压生产进行了系列调研、试验,通过对原设备内构件模块的更换,达到在不更换设备主体的前提下实现对三次降压生产水的达标处理。目前,团队已完成针对三次降压生产水处理二代技术的研发,平台技术设备进行相关升级的工作也即将开展。

团队赴海南三亚崖城作业公司南山基地开展项目交流学习和调研

    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社会实践永远在路上,没有休止符。与此相应地,青春的故事在接力。作为刚刚入学的研究生新生,李裕东在暑假期间提前参加了三亚南山终端调研服务活动。他表示:“虽然未能到海上平台,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实际的油气生产处理设备,整个生产基地‘绿色生产,安全生产’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为一名‘新兵’,我与海洋的故事值得期待!”

    原文来源: 东方网  |  发表时间:2019-09-12  |  作者:傅文婧 张婷

    原文链接:http://sh.021east.com/m/20190912/u1ai12829080_K36320.html?t=1568267165407

 

【青春上海】累计服务时长超4000小时!这群年轻人,为何要去海上“自找苦吃”?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刘昕璐 通讯员 张婷/文 受访者/图

    与一般社会实践行走于陆地不同,刘懿谦、卢浩、孙盖南、代品一、李裕东,这个由两名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博士研究生、三名硕士研究生组成的实践团队,他们的征途是“青春向海”,实践团队成员要抵达海上油气田平台工作的交通方式也仰仗着直升机或倒班拖轮。这样一种特殊的“抵达”,开启的正是这群“90后”自己的海洋青春故事。

    技术支撑  为海洋强国增添蔚蓝力量

    在导师杨强的带领下,这支取名为“深耕蓝色海疆 助力美丽中国”的实践团队通过自主研发CFC(Combined Fiber Coalescence)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助力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

    最近一年间,他们利用中秋、寒暑假等节假日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的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开展技术服务社会实践活动,将实验室技术应用到产业实际,以满满的青春正能量深耕在蓝色海疆。

    其实,早在实践团组建之前,卢浩已于2015年6月第一次登上了海上油气田平台。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分公司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平台当时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海上油气田井下采出物为高温高压的油、水、气三相混合物,在开采过程中压力降低,采出液在管道内流速加快,油水两相剪切破碎,形成高乳化态油水气混合物,采出物在平台经换热冷凝相变进一步加剧了油水乳化程度。油水两相分离不彻底时,会造成生产水油含量严重超标,持续排放或回注会对海洋生态及地层地质环境产生难以逆转的恶劣影响。

    崖13-1气田面临的正是此项难题。除了油水乳化严重外,崖13-1气田生产水还面临矿化度高的强腐蚀、冲击载荷高、含微量杂质物等问题,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

    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教授主动与企业对接,卢浩跟随导师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一系列的攻坚克难后,最终形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以物理分离为核心,以亲/疏水纤维组合形态对乳液的破乳作用为主要研究方向,提出了采用亲/疏水纤维组合强化废水除油性能的新观点,自主研发了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说。

    最终,使用华理自主CFC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卢浩为产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足迹,也从南海领域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领域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青春向海  探秘海油人海油事和海油景

    企业生产的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团队的技术支撑也要随之不断更新进步。利用假期调研、采样、实验、回访……成了团队的常态。

    刚刚过去的2019年暑假,实践团就以“深耕蓝色海疆,建设海洋强国”为主题,奔赴各大油气田生产平台开展科技服务社会实践活动:7月29日-31日,刘懿谦、李裕东在导师带领下赴三亚南山终端调研;8月1日-8日,卢浩、刘懿谦赴渤海秦皇岛32-6油田技术调研;8月9日-28日,代品一赴渤海锦州25-1平台进行工业装置技术服务……

    与其他社会实践不同的是,实践团队成员对海上平台工作最早的认识源于特殊的交通方式——直升机或倒班拖轮。刘懿谦至今记得自己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时的新奇,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却是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我们跟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实现从拖轮到各平台的登、离。我们必须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像登上CEPI平台,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吊装高度约40米。”刘懿谦告诉记者,“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海上平台做技术服务,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这些尚在象牙塔的“90后”学子,要与中海油工作人员同吃、同住。平台远离陆地,网络信号不好或者没有信号,工作之余,看书、健身、观赏日出日落都成了他们的娱乐项目。

    然而,对这群“自找苦吃”的年轻人来说,每一次社会实践,都是一场历练。虽然在海上平台的日子苦,但看到团队的成果守护着蓝色海疆的生态环境,这些“苦”又成了“乐”。

    他们介绍,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自2018年9月使用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做总体“设计师”,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水质地图可以助力海油平台缩短工艺流程、降低操作维护成本。”刘懿谦说,目前,水质地图仍需要大量的化验、分析等工作进行完善,实践团队将陆续对尚未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平台水质依次进行补充,争取在3-5年内调研、统计、绘制、分析完成我国渤海、南海东部、南海西部等重点海域内各大油田、气田、油气田流程、水质的统计。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的话,朴实中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形成调研报告、项目建议书10余份,形成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余份,发表SCI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小时……这是团队在最近一年里的成果。但对他们来说,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社会实践永远在路上,却没有休止符。

    相应的,青春的故事正在接力传承。作为今年9月刚刚入学的研究生新生的李裕东,却已经在暑假期间被“招入麾下”,提前参加了三亚南山终端调研服务活动。他表示:“虽然未能到海上平台,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实际的油气生产处理设备,整个生产基地‘绿色生产,安全生产’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为一名‘新兵’,我与海洋的故事值得期待!”

    原文来源: 青春上海  |  发表时间:2019-09-16  |  作者:青春上海

    原文链接:http://www.why.com.cn/wx/article/2019/09/16/15686139721329774280.html

 

【上海教育新闻网】青春向海,做海洋生态的守卫者

实践团赴海上平台开展实地调研、技术服务工作

崖城水样

曹妃甸水样

团队赴海南三亚崖城作业公司南山基地开展项目交流学习和调研

乘坐吊笼

实践团赴海上平台开展实地调研、技术服务工作

    调研报告、项目建议书10 余份,中试方案、技术方案、调试方案30 余份,SCI 论文2篇,累计服务时长超过4000 小时……在过去的一年中,华东理工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有一群年轻人,利用节假日赴南海海域和渤海海域10余个重点油气田平台,自主研发CFC(Combined Fiber Coalescence)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解决海上油气田平台生产水处理难题,以满满的青春正能量深耕在蓝色海疆,书写着属于他们的海洋青春故事。

    为海洋强国增添蔚蓝力量

    卢浩第一次登上海上油气田平台是在2015年6月。当时,坐落于南海的中海油湛江崖城作业公司崖13-1气田实施降压增产,生产水油水乳化加剧,如果平台进口生产水处理设施无法满足降压生产需求,将会直接导致排海生产水油含量超标,污染海洋环境。

    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长期从事污水处理及资源化研究的杨强教授主动与企业对接,卢浩跟随导师到生产作业现场调研、取样,回到实验室进行样品分析、反复试验,一系列的攻坚克难后,最终形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自主研发的CFC型紧凑高效除油技术装备。

    “简言之,就是利用纤维搭桥,让原本各自独立且体积微小的油液通过碰撞聚结起来,慢慢‘长大’,易于被捕获,进而实现水油分离。”杨强说。

    使用华理自主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崖13-1气田平台不但解决了后期高乳化生产水处理难题,而且排海生产水含油量比国家控制标准还要低40%,同时取消了破乳剂的使用,经处理后,原本浑浊不清的生产水变成了澄清透明的“矿泉水”。

    第一粒火种播下之后,CFC 油水分离技术的产业应用遂成燎原之势。卢浩为产业提供技术服务的足迹,也从南海领域的崖13-1气田、东方1-1气田,延伸到了渤海领域的锦州、曹妃甸、秦皇岛等近10个油田平台。

    探秘海油人、海油事、海油景

    这支实践团队由2名博士研究生、3名硕士研究生组成。利用中秋、国庆、寒暑假等所有节假日调研、采样、实验、回访……成了团队的常态。

    刚刚过去的2019年暑假,实践团就以“深耕蓝色海疆,建设海洋强国”为主题,奔赴各大油气田生产平台开展科技服务社会实践活动——7月29日-31日,三亚南山终端调研;8月1日-8日,渤海秦皇岛32-6油田技术调研;8月9日-28日,渤海锦州25-1 平台进行工业装置技术服务……

    实践团成员刘懿谦至今记得自己初次乘坐直升机登上南海东方1-1平台时的新奇,不过,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要数乘坐倒班拖轮换乘吊笼登上位于渤海的油田。

    “我们跟中海油平台工作人员一样,先乘坐拖轮到达平台后,再通过吊笼实现从拖轮到各平台的登、离。我们必须穿好救生衣,站在吊笼外侧,双臂抱紧吊笼。像登上CEPI 平台,吊笼自海平面起吊至顶层甲板处,吊装高度约40米。”刘懿谦告诉记者,“虽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和防护措施,但对恐高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海上平台做技术服务,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这些尚在象牙塔的“90后”学子,要与中海油工作人员一起同吃同住。平台远离陆地,网络信号不好或者没有信号,工作之余,看书、健身、观赏日出日落都成了他们的娱乐项目。

    2018年的中秋假期,刘懿谦是在曹妃甸WHPA 平台度过的。当时,正处于对设备进行调试服务过程中,因为要进行数据记录、水质化验、综合调试等大量工作,他经常工作到夜间。中秋节晚上,刘懿谦完成了当天的工作,在返回生活区的路上,无意间看到了几十公里外津唐港的灯火,月色映衬下,海面愈发平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片静谧的蓝,他赶紧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海洋视角下的祖国美景。

    他的同学代品一则和喜欢平台的工作人员聊天。“虽然每次上平台工作都要离开家人一个月,但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非常认真、负责,毫无怨言,把自己的每一滴汗水都流进祖国的大海。对我而言,能够到亲身跨越大海,来到石油平台,走进海油人员的工作环境,体会海上平台的工作是难能宝贵的经历。”

    “苦”中作“乐”攻克疑难杂症

    虽然在海上平台的日子苦,但看到团队的成果守护着蓝色海疆的生态环境,这些“苦”又成了“乐”。

    曹妃甸油田位于渤海湾西部,所处水域水深约20米,周围海域为海洋捕捞区、海产品养殖区、盐业生产区和海滨旅游区以及众多自然保护区,油田作业环境比较敏感,对油田操作标准要求较高。自2018年9月使用CFC 油水分离技术后,平台处理后生产水含油量较改造前降低40%以上,实现了平台生产水的提标回注,与此同时,在CFC技术的帮助下,平台原油产量增长30%以上,迄今已高效平稳运行近一年。

    “既要为祖国献石油,也要保护环境不受污染。”团队成员孙盖南说。

    开展科技服务,不但需要做技术过硬的“熟练工”,更要善于结合实际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做总体“设计师”,事半功倍地解决海上油气平台的各种“疑难杂症”。为此,实践团队着手绘制了典型平台全流程水质地图。

    “我们通过对典型油气田平台的流程摸排、取样化验等工作,初步建立了从南海西部到南海东部再到渤海海域典型油气田平台的全流程水质地图。”据刘懿谦介绍,这些将对后期进一步推进华东理工大学海洋油气开采过程相关技术落地起到帮助作用,所得水质数据将作为后期新技术开发的技术储备。

    “水质地图可以助力海油平台缩短工艺流程、降低操作维护成本。”刘懿谦提到,目前,水质地图仍需要大量的化验、分析等工作进行完善,实践团队将陆续对尚未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平台水质依次进行补充,争取在3-5 年内调研、统计、绘制、分析完成我国渤海、南海东部、南海西部等重点海域内各大油田、气田、油气田流程、水质的统计。

    原文来源: 上海教育新闻网  |  发表时间:2019-09-12  |  作者:金寒草 张婷

    原文链接:http://www.shedunews.com/zixun/shanghai/gaodeng/2019/09/12/2107873.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29日16时52分
1 2 3 4